城市

當前位置:文化匯>城市>專欄>千人面>正文

  • 小院記事之葉兒

    來源:文/七夭  發布日期:2019-04-02 18:12

    說起我們的小院真的不得不說一下葉兒,不然后面的故事沒有一個能完整。

    知道我和葉兒睡在同一個房間里一整年的人都問,你倆是拉拉?我們搖頭。你們只有一個房間?我們依然搖頭,我們雖然有7、8個房間但是我們卻只住其中的一間。原因是我倆都很膽小,小院實在太空曠。

    北門坡其實最早是古城人的墓地,但是因為古城被開發,早期居民搬出來開始在這里建房,所以很多知名不知名的墳地被移到更高的山上去。于是,你懂的,這里流傳著許多足以讓你晚上夜夢不太吉祥的傳說。

    小院不在大路邊上,要走一段沒有路燈的窄巷,前后左都是路,離右面的鄰居雖然只有一墻之隔,但是彼此并不熟識。我一向怕黑,這源于對未知的恐懼,或者更直接地說我怕鬼,雖然我從來沒見過,但是各種傳說讓我到晚上就只想守在房間里不敢出去。而葉兒怕的卻是人,她總覺得有人會從院墻爬進來,或者直接突破鐵門把我倆先XX再殺再XX……

    但是我倆都屬于那種沒有困難創造困難也不能讓日子過得太順利的神經病類型,所以盡管怕我們卻從來沒覺得我們需要逃走。即使是葉兒不在的時候我一個人也守在那里。

    所以你看,所有的事情都是有兩面性的。別人走進我們住的小院的時候羨慕得要命,我們自己也經常覺得其實能住在那么美的地方是一種恩賜。當我們在院子中間開篝火晚會邊吃邊喝茶聊天的時候,當早上推開門抬頭看到藍寶石一樣的天空,當我們的狗、貓圍著我們轉圈,還有各種花開的時候都會感覺很幸福。

    葉兒是個典型的摩羯座,總是把自己武裝得張牙舞爪,女漢子做派,但其實內心柔弱細膩,只是她的這一面只有少數的幾個人能看得到。

    其實我還是屬于心大的類型,我所害怕的不過是黑暗和我想象出來的黑暗中可能會有的東西,所以只要房間里有人在,有燈可以打開驅走黑暗,我就能睡得很好,連夢中都是安然的??墒侨~兒跟我不一樣,她每天盯著窗外前半夜一般是不睡的,有了風吹草動就會跳起來聽聽看看。有一次我被她驚醒了,她以為我也害怕了,從枕頭底下掏出半米長的一把刀,對我說:“你睡吧,看誰敢進來我砍他!”看到這么長個家伙和這么讓人安心的女漢紙,我于是放心地睡了,后來她逢人便說我睡得跟個死豬一樣,如果來人把我抬走了我都不能知道。我心想,姐們兒你不知道我實在嗎?你讓我睡我就睡唄,還有一個就是我真的相信如果有人敢進來她是真的會砍人的。

    那時候葉兒在古城開一家家居小店,代理一個啤酒品牌。我當時下班偶爾會幫她看店。她穿得無比鮮艷,好像把一整個調色盤上的色彩都武裝到一個人身上了,她帶著我家那只不知道什么品種的其丑無比的小狗,好像她帶的是一只世界名犬一樣,這一人一狗回頭率極高。

    小院記事之葉兒
    (圖片:葉兒在香格里拉)

    當時她騎著一輛電動摩托車,剛剛學會騎電毛驢的她和我都不敢用手去鳴笛,于是前面有人的時候我倆用嘴巴叫“嘀嘀!”引來路人狂笑。上北門坡的時候因為動力不足上不去,我倆誰也不肯下來推車,于是四只腳在地上蹬啊蹬地硬是挪上了那個大坡,一般蹬一邊喊,加油加油小毛驢!經常把遇到的人雷翻在地。

    以前我一直覺得我們中她是堅強那個,她讓我睡得安心,但是其實有時候也會發現她的依賴感也很強,很多時候比我敏感、脆弱。有次我出差,家里的狗病了,她一直在給我打電話跟我說狗狗的狀態,后來那只叫Money狗死了,我們把它埋在北門坡上了,在松樹下挖坑的時候她哭得比我還兇。在我們終將分開的時候,我幫她找了一個常住的房客,幫她把那個女孩子接過來。我覺得安排了這些我就可以離開得安心??墒窃谂R走前的那天,葉兒一直在循環播放著一首歌,是江湖酒吧小松翻唱的一首《再談一次戀愛吧》,她的略微沙啞的聲音和著“這是最后一夜了,再談一次戀愛吧。有她在時看不見她,沒有了她到處都是她……”

    她唱得那么投入,以至于然我覺得我的離開是很殘忍的事情,雖然我已經習慣了各種別人或者我自己的離開,麗江不是一個可以長期生活的地方,其實一直要走的是她,沒想到先走的卻是我,那個時候那天晚上,其實我真的希望留下來的是我,也許她就不會那么難過了。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平臺觀點。本文屬龍朔文化網專欄原創文章,未經授權禁止轉載,若想獲得轉載授權請發郵件至[email protected]咨詢。

上一篇文章: 小院記事之梅丹理

下一篇文章: 詩人汪勇與一些陌生人

分享到各大社區

澳洲幸运8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