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

當前位置:文化匯>城市>專欄>千人面>正文

  • 小院記事--麥子姑娘

    發布日期:2019-04-02 18:07

    小麥的QQ昵稱之一就叫麥子姑娘。這是一個充滿著藝術情懷的小姑娘。小文藝、小清新、小油菜花、小乖乖,雖然也有點小脾氣、小自負不過都顯得那么可愛。

    小院記事--麥子姑娘
    小麥在柬埔寨(圖片來自小麥微信)

    小麥經常說為了要保持創作的熱情,她一定要學習,要到處走,要不停地接觸新的人,她時刻敞開她的心,即便是被傷害也不會封閉它,因為她說要保持創作的敏感。小麥是學戲文專業的,在昆明上學是“昆工”還是“云大”我給忘記了,盡管我在那個離翠湖并不遠的校園里坐過一個下午,但是我還是忘記了它的名字。只記得有幾棟很古老的教學樓,是那個遙遠的戰爭年代就已經屹立在那里了的。

    那個下午我路過昆明,和小麥一起坐在她的學校里邊,她給我講她的理想,講她的戀愛,講她一直以來都沒有停止工作,她甚至可以自己賺錢養活自己了,盡管那時候她只是個大二的學生。我不記得之后我去了哪里,只是小麥的飛揚的神采在記憶里那么深刻。因為我也曾經有過夢想,但我從來沒這么理直氣壯地講出它,我被她的美好的青春感動。

    就像我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那樣,她是熊偉在國慶節的時候為我介紹的房客。她們來的當天我去山下接,看到兩個學生樣的背著雙肩包的小姑娘,其中一個看到我馬上興奮的跑過來,我帶著她們爬上北門坡,小麥是個單眼皮皮膚白皙臉上肉嘟嘟的小姑娘。一路上已經把她自己的情況跟我說得差不多了,在昆明上學,這次準備國慶節在麗江玩,再放假的時候去香格里拉,之前一個人去過好多地方。

    至今我都想不起來另一個姑娘姓甚名誰長什么樣子。我帶她們來到樓上的套房,她很興奮,說沒想到會這么大!我當然也很高興,我們的小院其實跟古城中的客棧比起來條件并沒有那么好,而且不在古城里邊,所以來了并且能喜歡的必須得是同道中人。

    付錢的時候她說她和她的只在這里住兩天,其余的四天她一個人在這里,我說那我就只收你們5天的錢吧。她一聽就更高興了,因為國慶期間古城里隨便一個客棧的房間已經比我這里貴了三倍了,還不一定能定到。她說:“七夭姐,你人真好!這回真是來對了!”好吧,我承認我不是個做生意的料,一見面就降價不說以后小麥來了我都沒再收過她的錢,好在我也不是專職開客棧的,邀客人來住就好像是在做一個模擬游戲。

    有天晚上她一個人去古城玩,十一點多的時候還沒回來,我比較擔心,畢竟北門坡的路還是有點偏的,于是發了個短信給她跟她說我們這邊的路比較黑,最好別太晚,如果沒有人送她我就去接她。她回復我已經在回來的路上了,而且有人送。

    回來以后她見我還沒睡給我泡了一杯咖啡,在我的房間里坐一會,后來她跟我說收到我的短信其實感動得很,因為已經很久沒有人在她晚歸的時候問起她了,沒想到出來玩的時候還能收到如此的關心。這種心情我也能夠體會,作為一個太過獨立的,并且過早離開家的人,有時候其實挺希望能夠得到一種可以被稱為關心的約束,告訴你不要太晚回家,記得吃早餐……但是我們遇到的人和我們的家人給我們的卻是一種無論怎樣都相信你能應付得了的肯定,這種自由有時會顯得那么空曠無所抓拿。

    像所有的房客那樣,都被我和葉兒邀請一起吃飯,一起喝點小酒,小麥很快適應了我們這兩個過分熱情的房東,還在我們的廚房里邊大顯身手,一個國慶節過得有聲有色。臨走的時候我跟她說,以后想來麗江的時候就住我這吧,下次你來我不收房費。

    每次見小麥都會有驚喜,她第二次來我家是剛從香格里拉回來,結果她在路上撿了一車人包括那個帶她們回來的司機,晚上司機居然還請我們所有人吃了一頓火鍋,這一趟賺的錢估計全扔飯里了,這當然也是小麥的個人魅力!我第二次路過昆明的時候她帶我去看了一次畫展。之后再我即將離開的時候她也來了一次小院,這一次我和葉兒干了一件壞事,把這個號稱千杯不醉的麥子姑娘灌醉了,拉著她喝到三點多,她早上六點多起來趕去昆明的火車,我倆連眼睛都睜不開,跟她說要不你別走了,她壓根就沒理我倆背上背包就回昆明去了!我們倆中午起來之后覺得我們這種長江前浪的確要死在沙灘上了!

    后來小麥畢業的時候我把她倒騰到大理去《雜字》那里和我家老大和三兒混了一段時間,再后來小麥去了深圳,再后來來了廣州,只是最近我們彼此忙碌還沒來得及見上一面。不過像她一樣應該在哪里都會生活得不錯吧!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平臺觀點。本文屬龍朔文化網專欄原創文章,未經授權禁止轉載,若想獲得轉載授權請發郵件至[email protected]咨詢。

上一篇文章: 穿繡花衣服的男人——老張

下一篇文章: 鳳凰邊客酒吧里的黑妞小金

分享到各大社區

澳洲幸运8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