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

當前位置:文化匯>城市>專欄>千人面>正文

  • 故事的故事

    來源:文/七夭  發布日期:2019-04-02 18:21

    故事是一間酒吧,叫做Lstory,在五一街文治巷,十一家房客的對面。是一個主屋是二層小樓的院子,在二樓的露臺上有一藍一紅兩把大傘。

    故事的故事
    Lsrory的露臺(圖片來自小五的微信)

    這里也許是風水不好,也許是太過偏僻,依次經營的幾個店生意都很一般包括我們經常在這里玩的那段時間。那時候小葉和燕兒也住在這里,他倆租了店主的一間屋子,在二樓。每當周末我都來他們那里過。院里有一只叫做克魯斯的狗,它是阿拉斯加可薩摩耶的串兒,不太高大看起來像一只中型狗,灰黑色的毛,對于一般的狗狗來說不算丑,但它的外形是它父母英俊指數相減的結果,不過它的智商是它父母智商疊加。這一點集中體現在他能搞定一切有蓋的沒蓋的還有開蓋很費勁的垃圾桶,還有無論我們帶著它走多遠,它都能在回來的時候比我們先到家。

    小葉特別喜歡克魯斯,甚至想把克魯斯帶回廈門去,在他們住在十一家房客的時候因為狗狗的問題和小馬打架,被我和燕兒狠狠地嘲笑了一番。

    小葉是個貪玩的大男孩,家境殷實,據他自己說是相當不錯,不過這不是我們關心的事情,所以對于這個問題經常是他說過就沒有下文了,相當不給面子,也從未有人對他說過土豪我們做朋友吧!我是在鳳凰的邊客認識他的,那時候他一個人在鳳凰,找到邊客之后發現很對口味就留下來住在二樓的房間里,之所以注意他是因為他在邊客一直光著腳板上樓下樓,邊客的樓梯其實真的像它看起來那樣黑漆抹烏不太干凈,于是他的腳底板就和樓梯一樣顏色了。我們因為和另外幾個住在那里房客一起喝了一場獼猴桃酒,講了一晚鬼故事之后熟絡了起來。

    沒想到在麗江又遇到他了,于是故事成為了我在古城中第一個據點。

    當時故事的店主是三少,一個瘦得好像隨時可能被風吹走的男人,我們研究了一下他為什么這么瘦,實在是因為生活習慣無比之差,酒吧一般開到半夜,客人走了之后或者沒走之前三少都在上網打游戲,所有的睡眠都不在正點,所有的飯都是隨便吃,從沒在早飯、午飯、晚飯等正常時間看到他出現在餐桌上。

    我和小葉的女朋友燕兒一拍即合,每次聚會我們都以互相吐槽和擠兌小葉為樂。我經常住在那里是因為在天沒黑的時候他們總是說再玩一會吧,晚了送你回家,結果玩到十一二點的時候小葉的懶病發作就絕對不肯邁出門一步了,我只好住下來,和燕兒一個床,小葉最后永遠都是被T出房門去樓下火塘邊睡睡袋,小葉就是那種無論你說什么都會反對一下,但是卻乖乖照做的人。

    三少對經營十分不在行,腦回路有異常人,經常無理由降價并且玩到半夜還會無條件贈送宵夜,在這個散財童子的式的經營方式下故事在第二年就瀕臨倒閉,無比冷清開門關門沒什么區別,以至于那年的情人節我和燕兒拉著三少去江湖過的。那幾天剛好小葉也不在,我給了三少兩百塊,跟他說如果你能買6瓶酒咱們就在江湖玩,如果買不到我們就回Lsrory去喝光你家的酒!

    后來沒多久三少就走了,小葉和燕兒在十一家房客住了一段時間之后也一起回廈門了,再后來燕兒結婚了,新郎不是小葉,我也沒有實現給他們拍婚紗照的承諾。

    其實故事里的故事不僅僅是我們的故事,很多人剛剛來的時候都曾經在故事住過,包括后來在六安又見過的小五,還有很有名的D調的老板路平當年也是在那里追的他女朋友……那天在小五的微信里看到那兩把大傘的舊照,還有故事外墻上的那首詩,他言辭之間也是諸多懷念,也許有更多的人也偶爾會想起那個曾經很混亂的各種人雜居的院子吧。

    故事的故事 
     Lstory外墻上的詩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平臺觀點。本文屬龍朔文化網專欄原創文章,未經授權禁止轉載,若想獲得轉載授權請發郵件至[email protected]咨詢。

上一篇文章: 鳳凰邊客酒吧里的黑妞小金

下一篇文章: 尋找大東巴(1)

分享到各大社區

澳洲幸运8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