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

當前位置:文化匯>城市>專欄>千人面>正文

  • 尋找大東巴(1)

    來源:文/七夭  發布日期:2019-04-02 17:56

    2008年11月15日晚21點30分,昆明,地表溫度14℃

    飛機在十幾分鐘的顛簸之下終于落地,有些耳鳴,打開手機,有幾條短信,是熊偉的朋友叫寶強來接我的,在安全出口拿了行李那人朝我招招手,他背起我的大背包,說這個背包我見過,是熊偉的!

    我說熊偉讓我給你拿了一些錢過來,他分了我一半。他說這是熊偉吩咐的,我也沒拒絕。既然他們決定了我就坦然接受。

    昆明的空氣不錯,比起我剛剛離開的深圳涼爽數倍,我也因此裹緊了我的厚披肩,昆明機場離市區很近,打車不到20塊就到了熊的另一個朋友那里,一個女孩子和她的男朋友的住處,小躍層,養了很多狗都是撿來的 流浪狗,像個愛心之家。

    當天他們帶我去吃了昆明的地道燒烤,熱情不虛假,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云南人的友好,像熊偉,在深圳我們叫他散煙童子,是說他抽煙的時候要給屋子里的所有煙民都發一圈。

    他們也是一樣,對于初次見面的我周到得讓我驚訝,絲毫沒有覺得我是給他們添了麻煩。我住在二樓的客房里,紫色的床品,柔軟而舒適。我沒有像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那樣失眠,相反地睡得很安穩,甚至沒有刻意去鎖上我的房門。

    我說我要在昆明呆一天,隔天去大理,因為手機信號的原因,我錯過了本來可以隨同紀錄片《最后的大東巴》拍攝的劇組進麗江的機會。我想如果這樣,我還是去大理吧,那個我想了很久的地方。

    晚上寶強陪我去火車站買去大理的車票,那個售票員態度蠻橫,我幾乎與她對罵,于是我轉身就走,莫名的火大。

    反正大巴多的是,我不必向她低首。

    很多事情似乎都是注定的,第二天的早上,我被電話聲吵起來。居然是我以為不會再理我的劇組的導演。她說,我們今天早上離開麗江,如果你還沒到,可能就找不到我們了,我們要去一個很偏僻的村子。

    我說你告訴我村子的名字,我一定能找到。

    她說我也不確定這里是否有通車,要不你在麗江等我們,拍完了我們就回麗江,我們還能見一面。

    我想我來就是為了要看一下不一樣的東西,等你們拍完了我還看什么呢?

    我說,沒關系,你告訴我吧,我一定能找得到。

    她說,好吧,寶山鄉,悟母村。真的很偏遠,如果找不到別硬撐,一個女孩子要小心。

    我說,好的,那我們悟母見!

    那時候昆明和麗江之間還沒有通火車,大巴晚上出發。我在網上尋找昆明白天可以去的地方。

    我找到了圓通寺,據說那里的齋飯很好吃,五點開齋,圓通寺我在余光中的詩中讀過,對此我充滿期待。

       尋找大東巴(1)

    圓通寺內

    走進寺廟,對著佛像一個一個的拜下去,我一般去寺廟并無所求。人在很多時候需要一種虔誠的執念,而我那時候還沒有成為一個佛教徒,只是一種自然而生的親切感讓我經常想去寺廟里邊坐一會。

    寶剎香火旺盛,我點了兩根紅燭,三柱香,為劇組的所有女孩子請了一個平安符。五點我準時來到飯堂,本以為來此吃齋飯的人會很多,沒想到我只看到了我一個外人,其余的清一色的僧眾,我排在一大堆僧眾的后面,突兀而又別扭,幸好我沒落荒而逃。

    粗瓷的碗,飯菜都盛在一起,我旁邊有一個背著小包袱的和尚,問我“你從哪里來?”

    我說深圳,他告訴我他從四川來,準備在這里住一段時間。我想如果我也可以住在這里就好了。

    我從圓通寺出來,門口的大媽說幫我拍照,拍完了跟我說抽個簽吧!

    她拉我到一個神棍那里抽簽,那神棍說我有血光之災,要遠離產房或者是喪禮。

    他說如果我給一百二十塊錢,就能保我一年平安,我掏了掏我的兜,給了他十二塊,說,抽了你的簽,給你簽費,但其他的,就免了。

    他說,既然你給錢了,我就送你一個平安符,就當交個朋友。

    我想狗屁朋友,抬腿就走,他硬是把符塞給我。
    (未完,待續)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平臺觀點。本文屬龍朔文化網專欄原創文章,未經授權禁止轉載,若想獲得轉載授權請發郵件至[email protected]咨詢。

上一篇文章: 故事的故事

下一篇文章: 尋找大東巴(2)

分享到各大社區

澳洲幸运8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