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

當前位置:文化匯>城市>專欄>千人面>正文

  • 從《雜字》說起

    來源:文/七夭  發布日期:2019-04-02 18:06

    最近看女賊的微博,感覺《雜字》可能要???,當初計劃中注冊的備用方案“七寸”即將上陣。而特務微博名為“生活漂亮”則刪除了所有的微博和關注。

    從《雜字》說起
    《雜字》標識(圖片來自于雜字新浪微博)

    我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但是這種情況其實也許在一開始就已經是可預知的了,一個獨立出版物,一個靠著兩個充滿夢想的女子來支撐的雜志,能夠在如此的文化環境下堅持這么多年,已經算是個奇跡。

    大概是10年下半年,女賊、特務和王丹夫婦因為路過在我們的小院住了幾天,沒用幾眼就可看出這一批人和我們是同路的,果然他們剛從我們雜志做過專訪的藏區的一個孤兒學?;貋?,第二天我們又恰好都要去束河的“人子之家”,于是必然同行,回來必然一起吃吃喝喝,現在回想起來那個晚上可能是小院里最開心的一次酒局了,沒有之一。

    當時女賊和特務還被叫做跑跑和串串,從束河回來她們就征用了小院的廚房,做了一大罐(我們家煲湯的大陶罐)雜鍋菜。因為不知道他們的酒量如何,所以準備得稍微少了點,不過我們的小酒杯和精致的瓷器餐具被他們一致稱贊。他們對我們廚房的評價是廚房雖然一般般,但是餐具都很講究??!開玩笑啊,小院里的所有瓷器都是雪兒姐在深圳精挑細選帶到云南的!

    于是我們六個人坐在客廳略顯簡陋的餐桌旁,使用著極其精致的餐具在一個大陶罐里邊撈好吃的,并且端起六個相當精致的小酒杯喝白酒。那天我們喝光了我們家客廳里邊所有整瓶的半瓶的白酒,連不知道什么時候放在那的里邊有一個小苦瓜的自釀酒都被喝光了。

    喝到一半的時候我們就已經High起來了,稱王丹夫婦為老爺和太太,稱我們四個單身女光棍為四個丫鬟(開始分別是夏春冬秋四香),后來有有了新的稱呼,特務是老大,葉兒是二,女賊是三兒,我是小四兒。

    老爺和太太狀況較好,我最后的記憶是葉兒拎著三兒到院子里吐,還鄙視她說“讓你囂張,以為你多能喝呢,有本事你別吐??!”

    第二天早上天氣特別好,我們幾個醉鬼每人搬了一個椅子坐在院子里曬太陽,頭還微微地眩暈,老爺和太太給我們煮了粥。他們給我講我失憶之后的事情,據說當酒快沒有了的時候我先變成了復讀機,一直在不停地感謝我的房東,說是因為他我們才能認識,然后還嘿嘿地傻笑,他們還說如果鄰居那個時候出來一定看到我房東的名字十分怨念地漂浮在小院的上空。

    直到下午我們才算清醒了一些,三兒說起她和老大最近在做的事情,她們要做一個獨立出版物,名字叫《雜字》,設計機構為“七寸”,這是一個差不多和壯士斷腕一樣的悲壯的夢想,三兒辭掉了做了很久給她帶來過榮耀的工作,賣掉房子開著車來到大理,就是想看一下人如果堅持夢想究竟能走多遠。而老大,則是對三兒夢想的義無反顧的支持者,兩個生活基礎不差的自稱為大媽的人就這樣在云南落腳。從10年開始直到今天一直沒有停息,夢想在路上雖然會遇到各種問題和阻滯,但是卻不妨礙它隨時在腳下生根發芽長出新的藤蔓。

    后來我和葉兒去大理看過她們,她們也開車來麗江,她們說第二次來麗江的理由只是因為想來看看小院里的我們,我們也一樣。我記得那次她們在路過鶴慶的時候在車上拉了一箱鶴慶大麥。

    在離開了云南之后就沒再見她們,只是彼此的微博都互相關注著,女賊的車賣了“雜字?時間店”開業了,她們騎著一輛小摩托去清邁了,12年底的時候我介紹小麥乖乖去她們店里做臨時店長,據說業績還不錯,《雜字》創刊號、小二、小三順利出版,極端精致和充滿誠意,銷量不錯,女賊帶著娃兒們去臺灣書展了……小四難產了,但是《七寸》即將出版,總之夢想和希望都在!

    王丹夫婦在大理自建了一個院子做客棧,名叫“四十英尺”,把文藝范兒發揮到了極致,如果你看了這篇文章如果你剛好住在“四十英尺”或者在古城和雙廊的“雜字?時間店”里看到了另外兩位大媽,請幫我問候她們!

    如果你對她們所做的事情感興趣請在微博上搜索“四十英尺”、“雜字”或者“女賊”、“生活漂亮”。

    最后借用女賊對《雜字》的描述來結束這一篇:“這一場孤單的呈現。一本獨立出版物,不去玩文藝裝逼范,而去觸及一個時代命題,無疑于找死。我可笑地想去觸摸這堅硬,把一本小書當成一個防空洞,把柔軟寄存,把孤獨寄存,把正義和擔當寄存,把愛和希望寄存!”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平臺觀點。本文屬龍朔文化網專欄原創文章,未經授權禁止轉載,若想獲得轉載授權請發郵件至[email protected]咨詢。

上一篇文章: 聲音的記憶

下一篇文章: 小院記事——吐槽蒲大爺

分享到各大社區

澳洲幸运8开奖